老公每晚坚挺无比,感觉自己那里要被玩坏了 -

发布时间:2020-10-17 来源:春夏养生

2016年08月01日13:56 编辑:传奇养生网

? ? 今天的天气其实不错,蓝天白云,时不时还有几缕浅淡的清风。气温适宜,就连眼前的咖啡也不冷不热刚刚好。

林清坐在靠窗的位置,用勺子一点一点搅动面前的咖啡。扶额想着,一切都很美好……

如果没有眼前的男人的话。

“我叫陈如晖,银行上班,今年28岁。其实我对妻子的要求不高,只要孝顺父母,有份清闲的工作就好了。林小姐的职业是编辑,想必没有那么忙吧?”

开头就直奔主题,这节奏真是有够快的……

林清努力维持脸上的微笑:“还好,赶稿的时候也会加班。”

陈如晖皱了皱眉,有些不满意地咂了咂嘴:“林小姐耽误到27岁还没有结婚,想必也是比较着急了。我们结婚以后,还是要以家庭为重,能不加班就不要加了,回家帮我母亲做家务,也能分担一下她的压力。当然了,我们肯定是要和我父母住在一起,我母亲人很好,会教会你很多做人的道理,以后生了小孩,也可以帮忙带……至于金钱,我觉得我们还年轻,林小姐可以考虑把工资交给我母亲保管,生活节约一点……”

林清摸了摸鼻子。

她才走了一会儿神,怎么就谈到婚后做家务、生小孩和上交工资了?还有他的要求,也实在是有够奇葩的。

“陈先生,”她干笑一声,尽量控制自己用温和的语气说话,“不如你也点些东西,我们边吃边说?”

一旁的侍应生连忙递上菜单,结束了陈如晖的长篇大论。

然而,十几分钟过去了,她发现陈如晖还埋头在菜单里看来看去,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咖啡厅的菜谱简简单单那么几页,不过是咖啡、甜点和一些简单西餐,她实在想不明白,有什么好翻来覆去看个不停的。

良久之后,对方抬起头来冲她一笑,“林小姐先看看,还要点什么?”

林清于是点了一份芒果班戟,视线正要往下看,手中的菜单却被男人抽走。她有些讶异地看着男人讪笑着对着侍应生点头,说我们点好了。

她一路赶过来还没有吃饭,本来打算再点些主食的。但她没有明说,毕竟是初见,毕竟是个不怎么熟悉的相亲对象。

侍应生看起来也比较讶异:“陈先生不点东西么?”

陈如晖指着面前用来开胃的柠檬水问:“这个不要钱吧?”

侍应生愣了愣才点头:“柠檬水是免费的。”

陈如晖松了一口气,搓了搓手道,“那就给我续杯一下这个免费的柠檬水吧。”

还刻意在“免费”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林清看着侍应生脸上抽搐的表情,努力低下头。她也挺无语的,此时此刻,真希望没有人认识自己。

陈如晖继续他的论题:“林小姐,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这种昂贵的咖啡厅来吃饭了,我需要一个勤俭持家的妻子,家务你最好回去好好学一学,你年纪这么大还没嫁出去也挺不容易的,只要你听我的话,我还是不介意娶你回家……”

“……够了!”

林清从座位上站起来,忍无可忍地抬头看着陈如晖:“陈先生说完了吗?”

“还没有,你急什么,先坐下来。”陈如晖隐约感觉到了林清的不满,但转念一想,一个大龄剩女有什么好骄傲的,还不是只有坐在这里等他挑选的份?

看在长得不错,工作也不错的份上,他大发慈悲地娶回家,她就该感恩戴德了。

于是又挺了挺胸傲慢地说:“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林小姐,你是处女吗?”边说边上下打量着林清,“是的话,我会考虑让你有资格嫁给我。”

林清彻底怒了。

“我是不是处女,和先生您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也轮不到你,不是也不是因为你。”

她拍案而起,说完才发现声音大了点,咖啡厅里人人侧目,都往她这个方向看来。好在光线昏暗应该看不清脸,于是拎起身边的手提包就打算走。

“等等!”陈如晖拦住她,“……你的芒果班戟还没上。”

林清甩开他的手:“你自己吃吧。”

陈如晖道:“我不吃那个的,那是你点的,你走可以,先把单买了吧。”

林清绝倒。

今天真是遇到极品男了,一杯咖啡一个甜品,不到一百块的价格,也这么斤斤计较。她二话不说伸手去拉皮包的拉链,斜刺里却伸出一只手来,轻轻按住了她。

林清下意识低头,按在自己肩头的是一双男人的手,骨节分明,劲瘦却有力。接着那双手从一个泛着柔和皮质光泽的钱夹里取出一百块,放在桌上。

“先生,好歹是你要娶回家的女人,一百块你都不给她?”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戏谑。

林清抬头看去,昏暗的灯光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侧脸的线条几乎完美,一双薄唇勾出似笑非笑的弧度。即便是在阴影里,男人的气质也能让人一眼分辨出来。

无论从长相还是气质,都甩开对面的陈如晖几条街。

陈如晖顿时涨红了脸:“我和我的女朋友吃饭,你是谁,凭什么管我们的事?”

“你说了不算。”

男人微微一笑,不理旁边面如猪肝色的某人,拉开椅子冲林清伸出手来,一举一动都透着优雅的绅士风度:“穆西沉。林小姐,可以赏光让我请你吃个午餐吗?”

随着男人的动作,什么是早期癫痫症状林清只觉得一口气从胸腔中散发出来,四肢百骸都爽快无比。

平生头一回,她这么大胆地握住一个素昧平生的男人的手,笑着点头:“穆先生,我愿意接受你的邀请。”

男人眨了眨眼,眼底闪着愉悦的光芒:“不胜荣幸。”

十分钟后,两人走入了西京的最著名的法式餐点店,百慕餐厅。

“真的要吃饭?”林清有些不确定地问,和一个刚认识的男人来吃饭,对方点的还是情侣套餐,简直好像做梦一样。

尤其梦中的男人还这么英伟俊朗。

“我向来说一不二。”穆西沉把菜单交给侍应生,转过脸来,“何况我的晚餐,刚才已经被林小姐搅黄了。”

“别提这个了……”

林清红了红脸,如果不是今天的相亲对象太奇葩,她也不会一受刺激说出那样生猛的话。

穆西沉有些玩味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她刚才拍案而起说出“是也轮不到你,不是也不是因为你”的时候,那么霸气有力,一转眼却又娇羞局促起来。

真是有意思。

他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她,直到林清脸上的红晕慢慢爬到耳侧,这才微笑起来:“林小姐,我对你有印象。”

林清意外地抬头:“我们见过吗?在哪里?”

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穆西沉看着她无辜可爱的小模样,话到嘴边又掉了个头。男人的唇角扬起来,勾出一道暧昧的弧度,林清听见他低低地笑了起来。

“大概……在林小姐的某次相亲中吧?”那笑意一点一点明朗起来,“林小姐似乎很喜欢在那家咖啡馆里相亲。”

林清又羞又窘,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男人的声音又响起来,声音像泠泠的泉水,听在耳朵里十分舒服。

“我很欣赏林小姐的行事,如果不介意的话,是不是今天也能和我相个亲?”

林清讶异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薄带笑意的男人。他的眼中带笑,神色却很认真,仿佛说的是一件格外要紧的事情。

很快他又补了一句:“我是认真的。”

这个男人从外形上来看无疑是很不错的,目测超过一米八五的身高,身材修长却不细瘦,衬衫下隐约带出肌肉的轮廓。一张脸更是无可挑剔,成熟中带着一抹俊逸,放在人堆里一眼就能辨认出来的那一种。

在另一种定义上的,传说中的极品男人。

“当然。”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神色,她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赌气地开了口,“我叫林清,今年二十七岁,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高中教师,三观端正,家境小康,身体健康。所以,穆先生打算和我结婚吗?”

“咳咳……”

穆西沉被她直接生猛的话呛到,手中的咖啡抖了抖,险些泼了出来。

林清看到他的反应,心里更是添堵,索Xing再添一把火:“穆先生也知道,我经历了很多次相亲,早就疲惫了。我是一个独立的社会女Xing,婚姻不过是人生中需要经历的一个过程……所以,如果穆先生觉得适合,明天就登记也没什么。”她还在气头上,有些生气他对自己的捉弄,于是狠狠切着牛排向他挑衅,“穆先生觉得怎么样?”

这女人,温柔的外衣之下,果敢要强的Xing格才是本色吧。

不过,他发现喜欢。

穆西沉唇边的笑意舒展开来,连带着整个人的眉眼的轮廓都舒展开来。他很久没有笑的这么开心过了,要不是今天在路上又看见这个行色匆匆的小女人,他也不会临时起意走进那个小咖啡馆。

他掏出打火机,不紧不慢地点燃了一根香烟。

“我觉得很好。”林清看着男人轻飘飘地吐出一个烟圈,一句话把她钉在原地不能动弹,“不用明天了,吃完饭我就带你去登记。”

直到穆西沉把车开到他家楼下,对她含笑说失陪一下去拿户口本,林清这才从如坠云端的恍惚中清醒过来。

这男人,他是认真的。

她认识这个小区,这是西京有名的高档小区,据说住的不是高官就是富商,穆西沉……这个男人,他是什么人?

林清突然发现,她对自己的未婚夫简直一无所知。

她没来得及惶恐,穆西沉很快拿着户口本下来,边发动车子边问了她家的地址,一踩油门又出发了。一切都像是在梦里,直到民政局的办事员在那两本鲜红的小本本上上盖下红章,送到两人手里。

她已经是穆西沉的法定妻子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终止这次荒唐的行为,可能是眼前的男人看上去高大英俊值得信赖,也可能是……她曾经倾心付出的那一段感情,最终依然遍体鳞伤毫无结果。

许之谦……不,她不能想这个名字,一起来,心就会撕裂般的疼痛。

林清下意识转头看身边的男人,穆西沉,他看上去,至少比她以往的十几个相亲对象都要靠谱得多。

穆西沉见她看过来,自然而然伸手牵过她的手,含笑道:“老婆。”

林清触电似的弹开,过后才觉得尴尬,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个回头率百分之两百的男人,已经是她的丈夫了……何况他刚才只是轻轻碰了她一下,没有做任何过分的事情,是她的反应太过激烈。

好在包里的电话适时地响起,缓解了她的尴尬,林清看一眼穆西沉,手指滑过屏幕。

闺蜜徐宛然的声音活力四射地从话筒那边传来:“妞儿,今天相的那个男人怎么样啊,没打电话来让我救场北京癫痫到哪看好,看来是不错嘛?”

林清捧着电话不知道怎么解释,今天的事情太荒唐了,她到现在都还没醒过神来。

“宛然我等会再跟你说……”

“什么等会啊,快告诉我,是不是个超级大帅哥?高不高?帅不帅?有木有钱?”

林清抬了抬头看穆西沉,喃喃道:“高……帅……有钱……”说完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嗷~~”电话里传来一声尖叫,“那还等什么,逮住机会就上啊!”

身旁传来穆西沉的低笑,男人一只大掌环了过来,一点一点搂紧她的腰。林清只觉得脸上热度飙升,说话都结巴起来:“已经上了……我、我们领证了。”

那边明显没反应过来:“什么?领什么证?”

林清只觉得男人的手又搂紧了一些,强大的雄Xing气息弥漫在身侧,让她的身体燥热又紧绷。她深吸了一口气:“宛然,我刚才结婚了。”

话筒那笔突然没了声音,接着传来“啪――”的一声清脆,徐宛然的哀嚎声刺穿耳膜。

“啊啊啊啊混蛋林清,我新买的肾六!”

林清哭笑不得,话筒却被从手中抽走,她睁大了眼,眼睁睁看着穆西沉将手机凑近唇边:“你好,是林清的朋友吗?是的,我是林清的丈夫,我叫穆西沉……嗯,晚上我们请你吃饭好不好?”

片刻后他将手机还给林清:“你闺蜜叫徐宛然对吗?晚上我们请她吃饭。”

林清怔怔接过手机,着才想起挣开男人的怀抱,一张小脸不知不觉已经红成了蚊子血。

她坐上车,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也变了蚊子:“那个,我们还不熟……”

“很快就熟了。”成熟的男人气息从耳畔钻入,穆西沉发动完车子探身过来,“别动。”

她的身体有些僵硬,看着男人一点一点靠近过来,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那双大手伸过来,扯过安全带来在她身前系好。男人的脸在她的面前停住,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幽深的眸子直直望了进来。

林清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你、你好了没有。”

“好了。”声音近在咫尺地飘来,穆西沉看着眼前害羞带怯的小女人,欲笑还羞的样子实在动人,不知怎么就有些勾动他的心思,一向冷静自持的男人松开了安全带,就这么一点一点倾身凑了上去。

一双清凉的薄唇就落了下来,带着霸道的男Xing气息,林清的头脑里顿时一片空白,任由男人伸手握住自己的腰,在绵软的唇上辗转流连。

这个蜻蜓点水的吻并没有深入,但当穆西沉起身时,林清已经双颊绯红,气息不稳。

“很快,我会让你深入地了解我,从里到外,从上到下。”

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她不是小女孩了,知道男人话里的意思。

伸手推在男人胸膛上,触手的肌肉意外的紧实坚硬,几乎让她吓了一跳:“……混蛋!”

说完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绵软无力,有如邀请,顿时又羞又气。

穆西沉朗声笑了起来,在路口把林清靠边放了下来,“三点我还要回公司开会。我的号码你记一下,吃饭的地方你定,下班我来接你。”

林清一个人站在路口发怔,脸上的热度还没有消退。前面就是她的公司没错,不过,他是怎么知道的?

一整个下午林清都心不在焉,期间徐宛然又来了两个电话,逼问相亲的具体情况,得知真相后连呼狗血,痛骂她草率之后,又迫不及待地要见穆西沉,最后把晚饭地点定在她喜欢的锦玉苑,这才讨得了姑NaiNai的欢心。

下班时穆西沉果然准点来接她,林清在车上还是有些紧张局促,男人这次却没有什么暧昧的举动,一路绅士贴心,甚至问了问她的闺蜜喜欢吃什么菜色。

林清订的包间是在三楼的半露台,有一扇落地的玻璃窗,可以透过窗户看到西京的璀璨夜景,是徐宛然很喜欢的地方。路上林清给她发了消息,徐宛然应该比他们先到。

穆西沉去找停车位,林清跟着侍应生先行上楼,刚走到三楼还没到露台,就看见好些人站在包间门口,其中赫然有徐宛然的影子。

“宛然,怎么了?”

徐宛然回头看见林清,没好气地指了指包厢里头,冷哼道,“你看看就知道了,老熟人。”

“这个房间好漂亮,我要在这里,我们不要那个普通的房间,就在这里好不好?”林清走到露台边,听见一个娇美的女声正撒着娇。

接着是一个男声,带着些犹豫:“服务员刚才说,这里已经被预约了。”

“一个房间而已嘛,我不管,我喜欢这里,让他们改掉就是了。”

林清只觉得那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正要再仔细看一眼,已经被徐宛然拉着胳膊走了进去。只见一对男女正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男人修长的身影是她看过千万次的,女人抱着男人的手臂,整个人小鸟依人地偎在他怀里。

那身影……

林清感觉自己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不会真的是……

她听见男人无奈地哄着怀里的小女人:“经理,那我们就改在这个房间吧。”

锦玉苑的大堂经理在一旁赔笑讨好:“孙小姐真是好眼光,既然许经理喜欢,我这就让对方把房间让出来……”

谄媚的话语被冷冷打断。

“我们不让。”徐宛然一步走近,“许之谦,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们让位置给你?”

站在窗边陕西癫痫治疗医院那家靠谱的男人闻言转过身来,一脸讶异,“徐宛然……”再看到身后的林清,神色更是震惊,“林……”

他身边的女人也转过身来,一身当季的名牌,精致的妆容衬出小巧的脸颊,的确也是老熟人。孙媛媛唇边带着骄傲的弧度,笑语轻快替许之谦把话接了下去。

“这不是林清嘛,真巧,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是不是知道之谦回国的消息,特意找过来的呀?”

林清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你好,这是我们先订的包间。”

“你看,我说是谁定的包间呢,好歹也算老熟人,今天你们这顿饭就算我们请了,你们另选一个房间就是了。”孙媛媛伸手拉了拉许之谦的胳膊,一脸甜蜜,“既然是熟人,就不要来妨碍我和之谦的二人世界啦。现在之谦可是我的男朋友,你可不要厚着脸皮当小三哦~”

“孙媛媛你――”

林清连忙拉住暴怒的徐宛然,摇头看着许之谦:“今天我和宛然吃饭,她喜欢这里的落地窗,可以看夜景,我们不打算换房间。”

“你不想换又怎么样,经理已经答应给我们换了。”孙媛媛翻了个白眼,笑得又娇媚又得意,“要怪,就怪你没有之谦这样的好男友,能让蔡经理给你换房间咯~~”

“媛媛!”许之谦喊住了她,有些歉意地看着林清,“今天的事情是我们不对,不过也就是一个房间的事情,看在大家都是熟人的份上,你们能不能换一下?”

“算了,我们走。”

林清懒得看孙媛媛盛气凌人的模样,眼看着徐宛然眼底大冒杀意,赶紧拉着他转身。才迈开步子,手腕却被一道温暖的力量拉住。

身后传来平和镇定的声音:“等等。”

林清转头,看见穆西沉一身剪裁合度的呢料风衣,从容带笑站在门口。一瞬间她只觉得心中分外安定,一天里第二次,从心底里感激这个男人。

感谢他,在背后出声,把她带离每一次的尴尬。

感谢他,是那么伟岸英俊,气度逼人。

林清抬头看着穆西沉,忍不住伸手,环抱住眼前这个强大男人的腰,在他微微有些硌人的西装毛料上,蹭去自己眼底星星点点的湿润。

穆西沉揽过她的腰肢,声音说不出的温柔:“怎么了?”

林清此时背对着里面,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些许涩然:“没什么……遇到了之前的老熟人。”

“老熟人?别怕。”

林清被他揽着腰向前走了两步,见徐宛然瞪大了眼睛的模样,才意识到不妥,然而稍微动了一下,就被穆西沉更用力地握住。

房间里,孙媛媛还在继续刷存在感:“不是要走吗?怎么还不走,看见之谦在这里,舍不得走是不是?那也只能怪你自己,‘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别说了!”许之谦终于忍不住出声,“不要那么说林清。”他转身想和林清解释,蓦然看见她身旁的穆西沉,愣了愣神,“……穆总?这么巧。”

“许经理,真不巧。”?穆西沉一脸疏离的笑意,“这位小姐,请你现在和林清道个歉。”

“你是谁?凭什么要我和你道歉!我们家之谦可是……”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穆西沉把一张金卡递到大堂经理手里,“这里就让给许先生,和宋哲岸说,开六楼的天台夜景房。”

“啊,好好好,我这就去准备马上就好。”大堂经理忙不迭点头,他手中的这张卡不是在锦玉苑消费的普通金卡,而是玉锦餐饮集团限量发行的至尊卡,由玉锦餐饮总裁宋哲岸亲自编号签发,暴发户有钱都买不到。

和宋哲岸关系匪浅的穆总……大堂经理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名字,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他差点得罪一位大BOSS啊,还好对方看上去没有生气……蔡经理走的时候忍不住偷偷又把林清看了一遍,这女人下回一定要记在心底,千万不能怠慢了。

许之谦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严厉道:“媛媛,和穆总道歉。”

“什么穆总,我不要……”孙媛媛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许之谦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之谦,人家不要和他道歉……”

徐宛然忍不住补刀:“你搞错了,穆先生是让你和林清道歉。”

“那我就更不要了!”孙媛媛恨恨道,“林清是什么人,她也配!”

“她不是什么人,是我的妻子。”穆西沉握着林清的手,仿佛没有看见两人眼底的惊愕和徐宛然的痛快的笑容,他自始至终平和微笑,淡然从容。

许之谦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连带着看向孙媛媛的目光。

“媛媛,道歉。”

“我不!”孙媛媛的坚持不过一秒,“……之谦你去哪里?!”

许之谦在电梯前停了一下,冷淡地说:“我去开车。”

“我们不吃饭吗?他们都把包间让出来了,为什么要走?”孙媛媛的声音带着颤抖和惊恐,“。”

“你可以坐下慢慢吃。”

许之谦回头看了一言难,挺直身影径自走下了台阶。

“你……你等等我!”孙媛媛用力瞪了林清一眼,气恼的拎起包追了上去。眼看着电梯门在自己眼前关闭,恨得直跺脚。

穆西沉伸手从林清手中拎过她的手包,笑道:“上面应该布置好了,走吧。这次的道歉,我让他们下次给你补上。”

看着他从容舒展的眉宇,不知道为什么,林清心里那种混乱的紧绷竟慢慢松弛下来。内心安定下来之后,弥漫上来的竟是一份柔和的温情,连带着眼底也重新有了湿癫痫病继发型好治疗吗润的泪意。

心底的那个阴影一点一点散去,连眼前的这些人和事也像云雾飘散……

她伸手握住了这个男人,仿佛不管什么人什么事,只要他在身边,便是温暖晴天。

整顿晚饭,徐宛然的嘴就没有合拢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自己嫁了金龟婿。

“今天简直痛快,你没看见孙媛媛那个吃瘪的样子!哈哈哈哈穆西沉你干得好,敬你!”

“徐宛然你闷声不响地就结婚了,说,是不是奉子成婚……肚子里是男是女?”

“哎呀,原来你们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来来干了这一杯!”

她把自己的肚子吃成一个饱满的圆,下楼的时候看见停在门口的玛莎拉蒂,一掌拍在林清肩头:“豪车美男!林清你走的什么狗屎运!”

“你小点声!”林清觉得自己又要脸红了,轻声对穆西泽说,“宛然有些喝多了,先送她回去吧。”

穆西沉笑着给她打开车门:“听老婆大人的。”

“还说呢,居然抢在我前面结婚,说好的下周来当我伴娘呢?美色在前,见色忘义!”徐宛然晕晕乎乎的上车,一边不忘了埋怨林清。她和林清不一样,和大学同学陈鸣恋爱长跑八年终于结婚,原本都定好了当天是林清伴娘,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穆西沉,把一切都搅乱了。

穆西沉忍住笑意:“是我的不对,你的婚礼我们一定到场,红包双倍。”

“还是穆总给力……对了,你是哪里的穆总啊……”徐宛然话没说完,终于壮烈倒在林清怀里,一睡不醒。

终于把徐宛然送回家后,林清闻着满车的酒味,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穆西沉解释:“宛然她平时不这样,今天是高兴。”

“我明白。”穆西沉回头看一眼林清,唇边浅笑,“我也很高兴。”

林清坐在车上,心里突然就温暖起来。

突然想到自己和眼前的人结婚了却一点都不知道对方的情况,于是问穆西沉:“穆总……其实我一直想找机会和你谈谈,我的情况你都了解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和我介绍一下自己?”

穆西沉回头瞥了她一眼:“你刚才叫什么,穆总?”

她低下头来,声音又作了蚊子,“……老公。”

穆西沉眼底笑意渐起,勾了勾唇:“林清,我真的很佩服你。”

“嗯?”

“和一个自己一无所知的男人结婚……或许我应该正视一下自己强大的魅力了。”

“不是的……”林清脸红,刚想说他不也是对自己毫无了解,突然反应过来,穆西沉对自己的年龄工作,以及饭桌上喜欢吃什么菜都好似了如指掌,还有现在,她好像没有告诉他她家的地址,而他开车的路径,赫然就是回她家的方向。

这个男人,暗自是做了功课的。

而她还傻傻的一无所知。

她茫然无措的样子取悦了男人,穆西沉再度勾了勾唇。

“搜一下,我的基本资料上面都有。”

“啊,好的。”林清暗自唾弃自己,作为一个互联网时代的新闻编辑,她早该想到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脑子好像被冻住了一样,智商格外不够用。

她摸出手机开始百度:穆西沉。

百度百科出来一个带着长串分项的词条,其中第一位的基本信息赫然是:赫天集团执行总裁。

林清倒吸一口凉气,蓦地转头瞪着男人:“你……赫天……”

穆西沉玩味地看过来:“你不是《商道》的编辑么,怎么,没听过赫天?”

她怎么会没听过,赫天集团,西京最大的集团企业,跺一脚整个西京都要抖上三抖,简直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就是他们杂志,几乎每周都要对赫天的新闻做一次专门的存档。赫天的总裁姓穆没有错,但她之所以会没印象,是因为……

从她入职的那一天起,业界的前辈就告诉她,赫天总裁几乎不再媒体露脸,除了赫天官方的新闻发布会,几乎很少能约到他的访谈和上镜。

久而久之,赫天总裁就是商业圈媒体眼中闪亮的透明人了。

再说了……她怎么敢相信,一个站在西京金字塔顶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霸道总裁……今天拉着她匆忙去民政局登记,刚刚还在车上……对着她解开了衬衫的第三颗扣子。

林清顾不上穆西沉的戏谑,匆匆继续把词条往下翻,越翻脸色越是古怪。

半晌,她抬起头来,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男人:“你……”

穆西沉挑了挑眉:“资料不够详细?”

“够,很详细。”林清艰难地看着他,尽量委婉地表达自己的疑惑,“不过,你不用连你小时候和狗抢骨头被狗追,打了三次狂犬疫苗的事情也写上去吧……”

穆西沉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精彩。

林清忐忑地把手机递到他眼前,穆西沉扫了一眼,脸色一沉,嘴里慢慢吐出一个名字:“穆-西-泽……”

po主真的看上瘾了!太好看了有木有!大家想看精彩后续内容,可以直接在�u?�里查看�?接?,?也可以按照如下方式继续观看。】

?↓↓↓↓?

-信号关注【爱情纪念册】后回复“3137”就能继续阅读啦!更多精彩内容等着您!

友情链接: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重点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的治疗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癫痫病能治愈吗 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癫痫病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癫痫病如何治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好方法 哪里医院看癫痫好 儿童癫痫病能治好吗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